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直都想要出逃,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 那時總覺得世界很大,而自己那麼渺小。於是我要計劃一場浪漫奔放的出逃,想讓所有人突然間想起我的存在。我要悄無聲息地溜出充斥著父母爭吵的庭院,我的書包裡沒有書和文具,只有我收藏的糖紙、花火、泥人和知了。我帶著它們,飛奔出小巷,避開有人行走的大道,沿著人家的一排排房子,穿越河溝與樹林,走上那條通往外面世界的殘破的公路。 我會不回頭的走到再也看不見小鎮的炊煙,或者聽不見哪裡沸騰的人語。父母當然追不上我,他們的車子速度再快卻與我出逃的方向,背到而駛。所以我不會再懼怕他們的吼叫、呵斥,甚至是巴掌。也不擔心父親會從天而降,站在我面前,將我的去路蠻橫攔住。我漫無目的的前進,卻也不會覺得內心的恐慌。那一刻,我是個沒有人能夠阻擋攔威懾的勇敢的孩子。 可是這樣的計劃,卻總是被人一次次近乎粗暴地干涉或者消滅。曾經因為考試沒有拿到父母期待的獎品,我在他們的諷刺中逃出家門。可是不過走了有十分鐘,鎮上一個多嘴的女人就飛到我家去告狀,說看到形跡可疑的我,正在穿越大片的麥田,朝東南方向而去。父親立刻跳上車子,呼嘯著衝我的方向飛奔。我遠遠地看到他一臉的猙獰,嘴裡氣勢洶洶的罵著什麼,心裡便知道再次又逃不掉了,除了羞恥地舉手朝大人們投降,我根本無路可去。 後來,我終於憑藉著讀書,逃出了小城。我以為自己會在城市裡自由穿梭來往,不再有想要出逃的****。可是,我發現城市依然不是心靈的家園,這裡有車水馬龍,有高樓大廈,有瘋狂物慾,卻惟獨沒有靈魂棲息的一小片綠蔭。我記得那時的自己,一次次逃出城市,獨自去鄉村旅行。我任由自己的靈魂,放逐在山野,猶如一隻飛出籠子的鳥兒。我享受這樣的孤單,並不希望任何人來擾。 可是,我依然不能如願。我要拿畢業證書,要尋一份養家餬口的工作,要找一個有本事的男人嫁掉,要有一個以平方米來計算價值的房子,要以車代步,要為了所謂的社會地位,拚命地向上走。而所有的這些,都不允許我選擇出逃。 有一天,我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看見一群人圍攻一隻跌撞飛行的金絲雀。那是一隻據說名貴的鳥兒,不知是哪個粗心的主人,無意間打開了籠子,於是它忽然於我一樣,嚮往那片一直透過籠子無聊觀望的藍天,並撞開主人的手,啪一下飛向了夢想中的自由的天空。但它很快遭遇了一場風雨,失掉了繼續前進的力氣,而後又路過許多人家的窗台上曾經於它一樣無憂無慮的同類,它們皆嘲笑它說:“瞧那個特立獨行的傢伙,它以為自己是什麼呢,勇敢的雕鷹還是不值錢的山雀?不過是個適應城市生活的金絲雀罷了!” 它起初還堅持著不輸掉那點堅強與氣節,要將出逃持續到底,直至最近變成一隻翱翔的山鷹。可是還沒有等它完全逃出這一片喧囂嘈雜的城市,它就被那些認出它的世俗價值的人類,給予興奮地驅趕著、追捕著、喊叫著。它飛上電線,卻發現電線在大風中搖晃。它站在某個寫字樓的窗台上,卻被人猛地推開窗戶,撞了出去。它想要飛出人的吵嚷,卻發現那幾乎是一片無處逃脫的聲音的海洋。慌亂之中,它撞在一棵大樹上,若不是有樹幹靠下來,它幾乎毫無疑問會被人類再次捉住,放入籠中。 幾天後,我路過那珠長在城市中寂寞的法桐,看到樹幹上,趴著一隻金絲雀,我拿起樹枝,試圖驅趕它,可是它卻絲毫不動。最後,我終於發現它已經奄奄一息,餓死在曾經嚮往的枝頭。 那一刻,我走在城市擁擠的街頭去趕最後一班公交回家。我的身體,因為一周來的勞累,已經疲憊到極點。除了想要睡覺,我沒有任何出逃的計劃。 也就在那時,我知道自己與這隻金絲雀一樣,再也逃不掉了。 我明白自己不再是一個無知又無畏的少年了,我應該承受狂風暴雨的洗禮,讓自己振翅高飛,去尋找屬於自己的那一片燦爛的天空。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世上的事總是很奇怪,一個不懂詩的人寫了詩,另一個不懂詩的人叫好。生活中總是有太多的陰錯陽差。自然最後,人們歎了一聲苦悶,無奈,還有就是在痛苦中糾纏,難以忘記。 我執著於過去的朋友,忽略了現在的朋友,反正也不知道如何相處。我自己變得孤獨,讓身邊的人更孤獨。 一群,一輪又一撥的人在身邊,不熟悉卻也不陌生。我就像乘坐著電梯,明明沒有往前走,生活卻讓我不斷前行著。或許是我已經依賴了電梯,電梯本身就是抑制我前行的原因。 時間是殘酷的,它把過去的幸福悲傷,淚水笑容定格在回憶裡。很多人,選擇大邁步的往前走,絕不觸碰回憶中的美麗,會心痛。應該是出於自我保護,追求幸福的本能。明明從未忘記,卻絕不輕易想起。可能是天生就知道陷入那些情感會讓自己迷失,絕望,無助,陷入到徹底的孤單之中。抑或是自己的生活太充實,容不下回憶,被動的沒時間也沒心情去想。只苦了那些糾纏於過去的人,因為無法忘懷,再難敞開心扉,掙扎於意識的邊緣,生與死的地平線。 離開了過去的朋友,帶著思念的痛苦,承載著回憶的包袱來面對每天嶄新的生活。 其實我從來都只是小沙粒。可是我知道,我是不冷漠的人。 再一次告訴自己,向前。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龍是中華民族的象徵。自然界中根本沒有龍,它的形象是人造的。龍並不存在於生物界,卻誕生於生物界,它是從某一種動物身上發展起來的,後來才逐漸有了多種動物的屬性,龍的自然原型應該是鱷鼉類動物。龍很可能分別起源於不同的原型,在各自的區域裡獲得發展,後來才逐漸融合到一起。

| 7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世上的事總是很奇怪,一個不懂詩的人寫了詩,另一個不懂詩的人叫好。生活中總是有太多的陰錯陽差。自然最後,人們歎了一聲苦悶,無奈,還有就是在痛苦中糾纏,難以忘記。 我執著於過去的朋友,忽略了現在的朋友,反正也不知道如何相處。我自己變得孤獨,讓身邊的人更孤獨。 一群,一輪又一撥的人在身邊,不熟悉卻也不陌生。我就像乘坐著電梯,明明沒有往前走,生活卻讓我不斷前行著。或許是我已經依賴了電梯,電梯本身就是抑制我前行的原因。 時間是殘酷的,它把過去的幸福悲傷,淚水笑容定格在回憶裡。很多人,選擇大邁步的往前走,絕不觸碰回憶中的美麗,會心痛。應該是出於自我保護,追求幸福的本能。明明從未忘記,卻絕不輕易想起。可能是天生就知道陷入那些情感會讓自己迷失,絕望,無助,陷入到徹底的孤單之中。抑或是自己的生活太充實,容不下回憶,被動的沒時間也沒心情去想。只苦了那些糾纏於過去的人,因為無法忘懷,再難敞開心扉,掙扎於意識的邊緣,生與死的地平線。 離開了過去的朋友,帶著思念的痛苦,承載著回憶的包袱來面對每天嶄新的生活。 其實我從來都只是小沙粒。可是我知道,我是不冷漠的人。 再一次告訴自己,向前。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街,還是那條街。燈火闌珊,樹影婆娑,靚男秀女,車隆人沸。 風,戲弄著我的頭髮,和心一樣的雜亂。燈光撕開我的影子,就像撕碎我的心靈。我的靈魂不再屬於熱鬧,也不再屬於街道。 沉重的腳步輕輕地放下,怕壓碎了整齊的地磚,也把同樣沉重的心埋在樹下。我把浪漫送給了過往的情侶,揣著冰涼的寂寞丈量著思念。思念被拉得很長很長,漫過身後的影子,伸向遙遠的地方。 放眼燈紅酒綠,我的眸裡空空蕩蕩,就像夜幕裡的天空,那麼靜謐,那麼深邃。仰望蒼穹,那顆流連數年的星星,還是那麼明亮,那麼清晰,那麼溫馨,那麼可愛。我想來個大膽的擁抱,可她是那麼的遙遠。 佇立街頭,不知該向何方,宛如我的靈魂那樣迷茫。多少次走過的路,卻怕踩上那份情殤。知道路的盡頭沒有了過往的芳香,心卻急促著嚮往。嚮往那朵潔白的浪花,嚮往那片夏日的陽光,嚮往那縷隱隱的傷痛。 微風帶著雨點輕輕撒落,連同一片落葉,一起撒落,散落在街道,撒落在心裡。輕輕撿起那片落葉,連同她的溫熱,收斂入懷……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開會,與其願意參加會,不如說願意和與會人員中,比較熟悉的人聚聚,因為通常會議結束,要聚餐後才散會。 果然遇到幾位同行,一位年輕、美麗、能幹少婦,一人做著三家的帳,自己開著小車到處跑;一位木訥,能幹,儘管收入不高,但很安於天命,忠於職守的主管,兩位都是我非常熟識的同行,被她們熱情招呼,在她們兩中間的位置坐下,會中不時悄悄閒話幾句,有車的主動問我怎麼來的,回去她可以稍著我。 會議結束就餐前,看到馬姐,非常開心,從上次去地區參加會議後,再沒見著,她家企業已經越做越大,但她人卻依舊那麼的樸實、謙虛、誠實,一點老闆的架子沒有,能幹而賢惠,一見到我也很高興,又問我怎麼來的,回去她車可以稍著我。 就餐時,她一定要從安排好的,全是老闆的包間裡,跑到我們的包間來,我們這裡無論是主管,總監,還是普通職員,都是打工的。知道馬姐是因為我在這裡,才來這裡的,心中很感念,餐中,希望能盡力照顧好馬姐。被邀請去她家企業看看,是啊,什麼時候,抽個時間,再約上程姐,一道去馬姐那裡看看,想到有個優惠政策,她家企業不知道能不能爭取來,總之要告訴她,做做努力。 人將過半百,看淡了人世間很多東西,唯獨看重這份情誼。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6 Reads)
小時候老師會說,這是個聰明的孩子。父母祝福會說,希望孩子越來越聰明。鄰居們誇獎會說,這孩子真聰明呀。可是當我們漸漸長大,卻發現身邊很多人都不希望自己是聰明的。 笨得人不會發現聰明,只有聰明的人才會發現自己笨,希望自己能夠再聰明點。可是我們到底該聰明還是該笨,有人說聰明點能看清許多事,可看的太清楚,快樂隨之就減少許多,也有人說笨點好,笨可以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井底之蛙都只會懂井底的美。 我有些朋友在一起聊天,會探討如何使自己變笨,如何去學著笨。很有道理的理論,可化為實際操作,聰明的人始終逃不過自己的大腦,思維無法阻止運轉。 笨從來就是沒法學的,我們何嘗不是從笨走向聰明,路途中眼淚做隨時陪伴,每一次擦拭淚水,就遠離笨一大步。笨得次數多了,眼淚跟著也會多,終有一天,和自己說,從此以後再也不想落淚,那時就徹底遠離了笨。每個人都有遠離的那天,也有極少人,沒離開,他們不是離不開,只是不想面對現實,不想離開。 聰明會使我們看穿謊言,欺騙,假象;笨會使我們墜入謊言、欺騙、假象。不管哪種方式生存,都會有優劣之處,是聰明是笨,不是我們可以選擇。賦予的人生經歷都不相同,按最適合的方式去看世界,那才是自己的人生。 不是每隻井底之蛙都能跳出進口,跳上去需要體力,需要耐力,一次不行,需要再一次,直到跳出井口為止,但不排除途中放棄。更需要的是那顆想跳出井口的心。而跳出井口之蛙,都會懷念曾在井底的生活,只是再也回不去了,更害怕回去,因為它們懷念的不是井底生活,而是那時在井底的自己。

| 9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只是想你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一個人喜歡夜空裡寧靜 在靜靜月色中看劃過流星 看天空哪顆星星屬於自己 每一個月月圓了又缺 夜深人靜我被夢靨驚醒 你不會知道我的夢裡還有你 靜靜等待下一個黎明 我知道我也許無法得到你 我只有在睡夢中擁有你 總以為天空永遠是湛藍湛藍 不相信有烏雲遍佈狂風迷漫 總以為花朵永遠鮮艷燦爛 不相信有花朵凋零謝殘 總以為愛情永遠是純美 不相信有肝腸寸斷瞬間 望斷天涯路不知何處是歸路 也許我們相識是一個美麗錯誤 也許思念永遠是美麗憂痛 距離會產生美寂寞深深夜沉沉 一個人默默注視你發給我的郵件 感受你的文字你的思念你的生命 我知道我只是傻傻地想你 心很累卻沒有勇氣和你面對 透過玻璃依稀看見你熟悉陌生的臉 我知道你不會知道你沒有看見我 你漸漸消失直到我看不見 希望自己是一朵玫瑰花 溫馨你每個月明風清的夢 希望能像一片雲輕輕飄向你 點綴你的世界點綴你的天空 (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

| 6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致晨霧中的少女 清晨,鄉間的蜿蜒小徑 晨霧瀰漫,露珠兒晶瑩 是誰,打翻了太上老君的煉丹爐 直把大地用煙熏,雲霧共氤氳 是誰,去求得了南海觀世音 借取了她的淨水瓶 施了點魔法 便把人間化作仙境 你聽 雲雀兒乍飛還留,歌聲宛轉 小溪兒流水淙淙,咚咚叮叮 來幾聲雞鳴犬吠,蟬蟲兒歡唱不停 這分明是天籟之音 一個少女,手把瓷碗 站在院門外,眼角兒生彩 是沉醉於牆角邊野花香 還是再等待那斜挎書包的少年郎 心兒是否如晨霧般朦朦朧朧 是否有話兒想對他講 懷春的季節,總是寸寸柔情,結滿相思 不掛在眉頭,卻放在心頭,整日思量 願把那豆蔻的年華,恣意揮霍 化作漫天迷霧 纏在他身前,繞在他身後,陪伴在他左右 為他歡喜,為他惆悵,為他掛肚牽腸 唉,不見他的影兒 教我怎能睡得好,吃得香 梳妝打扮,交與誰人欣賞 只怕那時光太匆匆 愛未開始,就找不到他的行蹤 又怕那前路太茫茫 愛剛開始,就失去了他的方向 這瀰漫的晨霧啊 莫要模糊我的視線 哪怕多看一秒鐘,也讓我心兒歡暢 願揮灑點點相思淚 化作那晶瑩的露珠 露珠裡,還有我殘餘的目光 晨霧,在鄉間的小徑上繚繚繞繞 心兒,在繚繞的晨霧間飄飄渺渺 願把那相思,壓擠成一張張底片 底片裡,全是他的模樣 這裊裊的晨霧啊 是一首寫不完的詩,唱不完的歌 是少女朦朧的情懷,花兒一樣的青春 在飛揚,在飛揚……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落寞的心一直呼喊一個名字,我帶上疲憊的行囊遠離繚繞的煙霧去尋找一片屬於新鮮的淨土。 9月20日,我暗暗地呼籲自己,暗暗地遏制自己,離開那段蒼老的回憶——20多年的嗜好就在中秋前夕的一個偶然的夜晚老去了嗎?哦——我記得4年以前我曾經戒過這曾經給我興奮的香煙,足足一年,我以為可以真正地戒掉了,可是,清明節的到來,祭祀的,禱告的,聚會的,一切十分融洽的環境又讓我不得不再次沾染,因為那時我在寫小說,寫東西怎麼能沒香煙呢?工作多年,干的都是秘書事務,都是熬夜寫東西,沒煙可不行,很多人安慰我,這東西少不了,特別是搞寫作的人。我當然認同,我經歷過的,我怎麼不知道在寂靜的夜晚,在構思一段文字,述說某個情節,設置某個細節,何嘗不抽上一兩根香煙呢?挺提神的呀。 今年8月下旬,出差到武漢、江西和福建,中途買了一個煙嘴,想想也跟別人一樣環保一下,過濾過濾這些尼古丁吧,可是,晚上住進了賓館我把煙嘴洗了才知道,那些焦油特別的黑,怪嚇人的。一天就兩包煙,這焦油怎麼這麼多啊?可怕!之後,我有意識地克制一些,盡量少抽,還看了廣告,什麼電子煙之類,還說可以治療,恢復健康,我覺得挺神奇的,這些真味無煙之類的東西真的這麼神奇嗎?最後,我忍不住打了電話問問這些真味無煙如何?結果,我發現這些廣告都是假的,特別是價格,還有其他方面的,都是讓人無法理解,有個服務員說,如果我是20多年煙齡的就必須用那種更貴點的真味無煙,並且要三個療程,可廣告說只要98元?我納悶,這些廣告真的能吹啊——我歷來討厭虛偽,歷來討厭過分的廣告,虛假的廣告。那個服務員說如果不按照他們說的去做這煙癮永遠也戒不了。嘿嘿——這真是荒唐,擺明要讓別人買他們的藥吧。我可不信—— 9月12日,我去廣西大學參加學習,同去的還有一個同事,跟我一樣也是一個癮君子,不過,他的情況沒我這麼嚴重,還說可有可無?我覺得自己真的中毒太深了——於是,我盡量少抽點,讓房間少點煙味。可是,有一天下午,有個服務生進來清理房間,忽然說了一句,先生,你們的房間味道好濃啊!我們都笑了,承認了,可是等到服務生出去之後,我們開始討論,這煙真的沒什麼好,首先,比不上喝杯酒那麼享受,其次,喉嚨也不舒服,再次就是第二天漱口的時候,還真要咳兩下,把嘴裡的濃痰咳出來,這湮沒什麼好處,最多能在人寂寞的時候解解悶罷了。可是,解悶的辦法不應該只有香煙啊——對了,我們談了很多,我內心想,還是戒掉了算。 可是,這說得容易做起來難啊——對,不容易戒掉的。 後來,看了電視,廣告又來了,真味無煙,嘿嘿,我有些反感,這些假東西! 哎——對了,不看了,噁心。 關掉了廣告,我想了一件事,戒煙行了,有招了。 首先,要討厭香煙,把它看成是假廣告。 其次,要鄙視香煙,把它看成是冒牌貨。 再次,要抵制香煙的誘惑,把它看成是生活中的第三者。 哼哼,呵呵,哈哈——男人的情懷! 說來也奇怪,現在我對湮沒感覺了,至少是不依賴了,假的東西我向來反對的,很多人說我是心血來潮,我說這是我在跟廣告賭氣,難道不吃什麼真味無煙我就戒不掉這煙癮了?就做給你們看看! 想起一幅對聯:愛黨愛國愛人民,防火防盜防小姨。 禁不住想起一幅類似的對聯:仇虛仇假仇廣告,戒煙戒酒戒煩惱。 戒了好,沒煩惱。與大家共勉。 文章來源:李雪琴·童心園的部落格 |WeBlog | 程乃珊的藍屋部落格 |Woefel on the Web | 楊鳳池的部落格 |Terry Neal's Primary Dispatches | 查查客拉博 |讀客★吳又 | SHAWN ROLLING熊汝霖 |Spin Control |

Next